铁血警探是怎么炼成的?
发布时间: 2017-09-29  发布人: 三门峡市公安局  浏览次数: 79

铁血警探是怎么炼成的?

铁血警探是怎么炼成的?

铁血警探是怎么炼成的?

采访董学贤,最初只是应邀为他写一篇内部材料。但在采访过后的两个月里,他的形象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旋。我觉得,我有义务把他写出来,作为基层刑警为维护一方平安亮剑出鞘的缩影,让更多的人了解到。

我采访过的刑警并不多。从我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起,就在内心认定,刑警是警营里最酷的警种。战场、硝烟、枪弹、抓捕、蹲守……这些透着阳刚气的词语,大多来自于他们。他们的身上,似乎有一些共性,头脑灵活,思维缜密,体能强健……在和平年代,即便不说他们是英雄,起码也是一群惩恶扬善的铁血儿女。他们三餐不定,作息不规律,抓人时高度紧张,审案时异常烧脑,压力大担子重;他们长期和社会阴暗面打交道,这使他们目光犀利威猛,嗓门高亢嘹亮,熬夜功底深厚。

第一次近距离地打量董学贤,我却觉出他和我印象里的刑警有所不同。他的身材是高大壮实的,说话是有条有理的,表情是严肃冷峻的,这些都符合我心目中刑警的“标配”,可是另外,他的脸上还透着一股子朴实劲儿,说话的语速和声调也不温不火,面对我的提问和镜头,隐约还露出了几分羞涩的神情。

这样中规中矩的人,是如何在出生入死的第一线炼成“老干探”的?带着好奇的心情,我试图顺着他工作的轨迹,找出心中这个疑团的答案。

他是冲在最前沿的“急先锋”

一见面,刑侦支队的友峰大哥就指着董学贤对我说,这可是咱局里有名的“老干探”。

老干探?论年龄,他并不老,45岁,说他老,是因为他一入警就干刑警,这一干,就是22年。

22年的漫长岁月,他在雪窝里摸爬滚打,在雨地里蹲坑守候,有时飞身跳下土崖,有时徒手翻上院墙,有时长夜孤灯独对监控,有时披星戴月长途奔袭。一个毛头小伙,渐渐历练成今天的铁血警探,并且成了我们的“国字号”典型。靠的是什么?从他的工作业绩不难看出,靠的是踏踏实实做人,舍生忘死冲在前面。他说:“你可能体会不到,久攻不破的大案破了,我们从局领导到民警,真会激动得热泪盈眶。我有时也想,干这个行当,让我最享受的,就是那一刻的喜悦和成就感!”我能体会他话里的含义,有很多次,我就曾经在各大指挥部里,目睹他们在接到前线的报喜电话时,掌声、拥抱和泪水交织在一起的感人场景。

从他舒缓的讲述中,我仿佛看到,无论是担任普通刑警、中队长,还是担任大队长、副局长;无论是曾经的青春年少,还是如今的两鬓斑白,从警之初,他作为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主拼体力,冲在侦查破案的最前沿。慢慢地,他作为有勇有谋的老刑警,主拼智力,还是冲在最前沿。对于他来说,与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较量,打败他们,成了他人生莫大的乐趣。他笑笑说:“说通俗点,我之所以一直留在刑侦岗位,就是因为在这儿我能冲到前面。”

能冲到前面,他带领民警取得的历年战果成绩能说明,他流露出的志在必得的自信也能说明。他率领民警外出追逃,成功侦破多起犯罪团伙案,“清网行动”战果第一;他带领民警端掉4个制售毒豆芽窝点,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;他带着民警摧毁隐匿在广东、河南、山西等地的地下贩毒网络,抓获犯罪嫌疑人10余名,缴获毒品1.2千克,侦破了三门峡近10年来涉毒人员最多的贩毒案件……

今年4月,董学贤和民警们白天黑夜连轴转,在一个多月里辗转多地,成功打掉了以高某等为首的犯罪团伙。经讯问,高某交代了利用网上贩卖普洱茶骗取受害人资金的作案事实。从案例中,我仿佛看到,他所说的冲在前面,不只是抓人时冲在前面,而是在掌握各种新型犯罪的侦查方向上,他们也得冲在前面。要“降魔”,自身业务不精可是不行的。

这起案件共有88名犯罪嫌疑人落网,被害人遍及北京、上海、重庆等26个省市共200余名,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,光案卷就装满了几十个纸箱。这么大的工作量,这么多的嫌疑人,就连干了20多年刑侦的董学贤也是第一次遇到。试想,如果没有迎难而上的韧性和冲劲,能拿得下来吗?

他是身经百战的“老干探”

20多年来,董学贤参与经手的案件,有7000多起。从这个数字中,我仿佛看到,他在纷繁杂乱的现场仔细寻觅,从蛛丝马迹中发现线索,查找破案方向,寻求突破点。他是年轻人的领导,也是年轻刑警的师傅,说他身经百战,可一点也不夸张。

他经手的刑事案件林林总总。有的简单,有的复杂,仇杀、激情犯罪,指向明确,连环案、系列案、案中案,盘根错节,还有的案件虽不复杂,但嫌疑人穷凶极恶、反侦查意识强、高科技犯罪,稍不留神,就容易转变成疑难案件。

董学贤说,兵贵神速,破案就是和嫌疑人抢时间。早报案,这是群众应有的认知;早投入,这是刑警该有的素质。离发案时间越近,目击证人提供的线索就越可靠,能收集的证据也就越多。能速战速决的绝不拖延,这点在命案、激情犯罪等案件中尤为关键。

大家都知道,当刑警危险。董学贤就有过多次与在逃人员近身肉搏的惊险场面,也有亲手擒获持枪绑匪的正面交锋,更有与身缠炸药包的嫌疑人近距离开展心理攻坚的惊心动魄。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,造就了他的硬汉气质。

2009年12月,某家属院发生了一起持刀持枪劫持人质事件。嫌疑人手持利刃,砍伤两名女子,又持枪将其中一名女子劫持到居民楼的一间屋内。董学贤带队赶到时,嫌疑人不停地喊叫着:“只要警察敢靠近,我就开枪!”而成功处置绑架劫持案的一个主要要素,就是人质的安全。董学贤亮明身份,只身靠近门口,清了清嗓子开始喊话。那是他第一次当谈判专家。可嫌疑人情绪激烈,根本听不进去。董学贤招招手,示意嫌疑人的父亲过来,让他借故喊开门,自己一个箭步跃入屋里,紧接着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,打掉了嫌疑人的手枪,顺势将其重重地扑在身下。我惊问:“他拿的是真枪?”他淡淡地说:“还算幸运,他拿的是糊弄人的玩具枪。”

还有,那个冰河初开的早春,董学贤和同事拦截了一辆涉嫌贩毒的汽车,他瞅准时机,把手迅速伸入车窗,死死抓住了司机的双手。随后,大家一拥而上,成功擒获了那个“毒枭”,从他腰间搜出一把上了膛的枪。我又惊问:“是真枪?”他又淡淡地说:“自制的霰弹枪。”

还有,那个元旦,大家还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,包工头张某携带炸药包,跑到一企业经理的办公室要账。董学贤带领40名民警赶到现场。他和嫌疑人认识,他去谈判最合适。董学贤摆摆手,让战友们靠后,稳步走到张某和经理对面,递给张某一瓶拧开盖的水,开口说了第一句话:“老张,前天我还看见你老母亲了,老人家精神挺好。”张某愣了一下,目光转到董学贤身上,他喝了两口水,这当口,他的眼睛还不忘瞄着董学贤。只是片刻,他又“砰”的一声扔掉瓶子,对着经理说:“不让我过好年,你也别想!今天不给钱,我就和你同归于尽!”之后,张某一直比较激动,时而咆哮狂叫,时而唉声叹气,抖动的手一直紧握着爆炸装置的开关,随时可能引爆。董学贤耐住性子,一边观察张某的表情变化,一边继续对他实施心理瓦解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董学贤不停地给张某讲法律、讲亲情,中间又给他递水、递面包。5个小时之后,张某终于松开开关,摊坐到沙发上。我再次惊问:“真的炸药包?”他还是淡淡地说:“自制的,真炸药包。”

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,我问他有没有感到后怕,平时话就不多的他说:“当刑警,难免会遇到生死考验,真到了紧要关头,根本顾不上多想,想得越多越耽误事。”他补充说:“平时多钻研多练功,关键时刻冲得上、打得赢才行。”

他带的队伍创出了品牌

董学贤在刑侦岗位面临过多少次危险境地,加过多少天班、出过多少趟差、放弃过多少假期、熬过多少个不眠之夜,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他的行事做人,也颇有几分仁和之心。

董学贤出身教师世家,父母、兄长、爱人、岳父岳母都是教师,他的言谈举止也透着儒雅。他说:“我要求民警出警办案时,必须衣冠整洁、和气礼貌、公平公正。为啥?老百姓和刑警打交道,一辈子可能就这一次,这可能是他们一生对刑警的印象。”

身为领导,出差办案,他和民警一样爬冰卧雪;分析案情,他对年轻民警也是彬彬有礼,恭听广纳。从他的讲述中,我也仿佛看到,那种刑警之间才有的特殊情谊。刑警团队,随时要共同面对穷凶极恶的嫌疑人,长期并肩作战,彼此生死相依,那种情谊,是多么可贵!20多年来,他率领团队抓获犯罪嫌疑人3000余名,打掉团伙200余个,抓获在逃人员上千名。他带领的案侦大队也先后荣获“全省优秀基层所队”及多项专项行动先进集体,在“清网行动”中荣立集体三等功,连续5年刑拘数、公诉数等全市动态领先,连续5年全市打击综合效能第一,被业内同行称为“东城打击尖兵”。

他的爱人,一个会弹钢琴的女教师,在接受采访中没有流过一滴委屈的眼泪,也没有抱怨过一句他不顾家、顾不上老人和孩子。他的父母和兄长,没有说过他一句不是,有的都是对他身为优秀刑警的自豪。他曾经是家里唯一一个穿警服的,但这个惯例被他儿子打破了。从小崇拜父亲的儿子,前年考上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,成了一名预备警官。谈起儿子,董学贤的脸上笑开了花:“我儿子一米八还多,爱打篮球爱跑步,我看啊,他也能当个刑警!”

那是不是也可以说,他的儿子,也是他带出的队伍成员之一呢?

编辑:王 娟

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
版权所有:三门峡市公安局 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 豫ICP备05012610号

地址:崤山东路与永安街交叉口向东50米路南    

网站浏览次数:158673